安溪新聞網

老章家的松糕

2018-02-02 11:36:39來源:安溪報-安溪新聞網

□章麗香

如果說春天食鼠曲粿是農人對春天的敬畏,那么,秋冬時節做松糕,則是農人對收獲的喜悅與欣慰,把這種喜悅傳達至先祖乃至各界神祇,成為備受期待的俗成。

因此,是松糕成就了我們對年節的渴望與記憶。

農歷十月開始,新鮮的稻米陸續從田野抵達農家的儲柜。因為地域與收成,糯稻種植的并不多,數百丘梯田,也許找不到一丘糯稻,有預想的農人,精心養護了一袋糯米,等待的即是年終歲首的喜慶。

我的祖輩,常年累月面朝黃土背朝天。我始終記得,我的祖父和父親在深水田區插秧除草的樣子,灰色渾濁的淤泥高過腰際,一只只長手長腳的螻蛄飛快地從背后掠過,祖父和父親摸索著前行,他們的腳底下墊著浮木。那一片深水田,種養著一家老小的口糧,那些秧苗,以無法自主的根須向下延伸,再以海納的力氣結出微小的果實。糯稻的種植對我們來說是一種奢侈,沒有誰有勇氣把全年的口糧縮成幾塊糕點。于是,節慶來臨,我們寄希望于滿山的茶園。

我們家的茶園,若是從如今的概念去區分,大概是夠得上大莊主的,一個山頭接著一個山頭,連綿起伏。在一斤茶米四五塊錢的年代,那些低矮干瘦的色種茶,支付我們一家十幾口人各種費用,大到四五個大學生、中專生的培養與創業,小至每一年節慶所需的糯米。因此我一直覺得,老章家的松糕是帶著茶山的清氣和芬芳的。

松糕選擇材料,頗為苛刻,當季的糯米、黃豆、花生,自家榨制的花生油,自家菜園種養的小香蔥,新鮮的八角茴香,松散的糖——倘若不幸被商家蒙蔽,用了過了年份的原料,制成的松糕必定有了印記,類似于農人對每一段辛苦付出的收獲,容不下半點欺瞞。

節慶來臨前的圩日,母親和姐姐在商販手里挑得潔凈新鮮的糯米和茴香,自家茶園、菜園套種收成的黃豆、花生,下鍋清炒,炒至米粒顆顆圓潤、飽滿,豆粒香而不焦,再交給磨粉機磨成粉狀。臨近節慶,鄰家磨粉機咔吧咔吧的聲響徹夜未停,那嚴重超出分貝的尖銳聲響是制作松糕環節中最不具備美感的一面。好在時間并不長,也正是現代機械的發達,結束了過去用石磨研磨的漫長工序。磨成后的粉攤開、冷切。這一段時間,她們把剁碎的小香蔥、純正的花生油倒在滾燙的鍋里,那種熱騰騰、張揚的香氣,穿過屋瓦、稻田、河流,喚醒忙碌的農人、行走的旅人對漸漸逼近的年節或喜悅或惆悵的感知。

冷卻后的蔥香油,松散細膩的糖(紅糖、白糖均可)與冷卻的粉攪拌均勻,攤在蒸屜上。這個過程,考驗制作者的耐性,用掌心、食指摩挲過每一個細微的顆粒,原料、油、糖攪拌不均,糾結、結塊,影響的不只是松糕的品相,還有口感。

最后一道工序是開火,蒸。只是我的母親、姐姐,在蒸之前,又新增了一道工序,她們用精美的創意模具,把一塊塊松糕印制成祈福和愿景,如“福祿壽喜”“梅蘭竹菊”、葫蘆花生元寶等,各種形態的一口酥。

松糕的蒸,用時并不長,我們蹲在爐膛前就著熊熊的柴火取暖,一炷香的功夫,父親已經把蒸屜從熱氣騰騰的大鍋上移除,那白皙的色澤,已經變成米黃或暗沉(紅糖),夾著米香、豆香、茴香、蔥油香的松糕,以最誠實的味道勾起了我們的鄉村記憶。

松糕于我們,是年節必備的食品,祭祀、宴請,春節期間案幾上的甜品,都不可或缺。逢大型祭祀供奉,用盤子一層一層以金字塔的形狀疊起來,擺在祖先、神祗面前,我們相信,那一盤盤松糕,代表的是農人最樸素的情感與心意。

【責任編輯:王丹鳳】

安溪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① 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網原創作品,包含安溪電視臺和《安溪報》新聞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安溪新聞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安溪新聞網歡迎各兄弟網站開展平等合作。

②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安溪新聞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與安溪新聞網無關。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、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
③ 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安溪新聞網聯系的,請致電:23286000,或E-mail至:[email protected]

山西体彩泳坛夺金